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123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第三千九百五十三章 如日中天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天庭的每一座圣域,都长宽三万里,只有达到大圣境界的修士才能占据其一,做为领土。
每一座圣域的边界,每一座圣山、洞府,皆布置有防御阵法。
但,面对天尊级的战斗余波,这些阵法形同虚设,顷刻间,灰飞烟灭。不少来不及撤退的修士,直接化为风中红沙。
这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但凡张若尘有一丝妇人之仁,就一定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噼啪!”
如同大江大河的雷电,穿梭天地,横贯南北,碾平一座座巍峨圣山和宏伟高原。
天尊级的血液,洒落在江河、峡谷之中,令河道干枯,峡谷异化。
“唰唰!”
破风声接连不断响起。
井道人和五行观的修士,最先冲入太极四象图印,成片的道观建筑,飘浮在少阴“神海”之上。
紧接着,真理神殿飞入少阳“神山”,坐落山巅。
帝祖神君带来的诸神,还有轩辕涟带来的十万天兵天将,没有进入太极四象图印。
他们没有五行观和真理神殿这样的抵御之物,无法承受张若尘体内神气蕴含的阳属性力量。
在五行观和真理神殿的修士加持下,张若尘犹如背着一张众生神图,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将神秘剑修完全压制。
神秘剑修伤得越来越重,肉身的伤势,已经难以快速愈合。
他欲要将战场,引向南赡部洲。
他不相信,面对巨大的伤亡,张若尘和天庭的修士还能继续战下去。
在天罚神光和天条秩序开启的情况下,他不可能逃得出天庭。
既然逃不掉,那么唯一活命的办法,就是要让对方意识到,杀一位天尊级,必须要付他们不能承受的巨大代价。
“你走不掉!”
张若尘一掌拍出,无数雷电从掌心涌出,打得空间紊乱,将欲要跨越空间前往南瞻部洲的神秘剑修逼得退回。
继而,张若尘手掌撑天,天穹出现一片洪荒世界。
不像是光影,如同真正的洪荒世界跨越时间和空间,降临到这个时代。
是地鼎的本源力量,衍化出来的洪荒世界。
鼎身位于世界中心。
神秘剑修深知九鼎的厉害,当今天庭,除了天罚神光和天条秩序,唯一能够致他于死地的,只有九鼎。
他爆发出急速,向天人书院而去。
“哪里走?”
张若尘挥手向下按去的同时,地鼎和洪荒世界齐齐落下。
“轰隆隆!”
战场最中心的这座天宇,是由数千座圣域组成,遭受地鼎一击,几乎所有地貌尽毁。
尘土如灰色波浪,向外蔓延。
神秘剑修从浓密的尘土中冲出,身躯破烂不堪,体内骨头不知断了多少根。但,那双眼睛,始终锋锐,战意和杀意更加浓烈了!
天尊级的强悍,让包括神灵在内的所有修士震撼。
“这是不死之身吗?传说,修为达到不灭无量,几乎就不可能被杀死了!”有神灵喃喃道。
井道人道:“放屁!那可是地鼎,凭它的特殊威能,已经炼杀了多少诸天和不灭无量?刚才那一击,不灭无量被击中,也得化为微粒。就算不死,也休想再恢复到巅峰修为。不过天尊级……”
以井道人不灭无量初期的修为,对天尊级的境界,自然是渴望无比。
特别是眼下亲眼见到天尊级近乎不死不灭的强悍,怕是将整个西牛贺洲都拆了,也难以将其镇压。
难怪当初,包括昊天和怒天神尊在内,合天庭、地狱多位至强,才能将雷罚天尊分尸。又花费万年时间,才能彻底磨灭。
恐怕半祖要杀天尊级,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唰!”
沉渊神剑拖出一道数百里长的明耀尾巴,追上神秘剑修,刺入他本已破烂的身体,将他几乎钉在地上。
“如日中天。”
张若尘绝不可能让神秘剑修赶回天庭,捏紧拳头。
拳套中发出的麒麟长啸,响彻宇宙。
麒麟光影比天庭大陆还要庞大,体态狰狞。
而张若尘的法相光影,骑在麒麟光影背上,四道雷电光柱从宇宙中和西牛贺洲相连,轰鸣震九霄,气韵通古今。
这一拳,并非不动明王拳,而是张若尘凝聚出十团阳属性道光后,自悟出的一招至刚至阳的拳法。与麒麟拳套结合后,威能无穷。
面对“如日中天”这招拳劲,神秘剑修欲要拔出穿入体内的沉渊神剑,却发现自己手掌上的规则和秩序,竟被剑的力量虚化,继而消失。
“这是……”
“轰!”
拳劲落下。
神秘剑修被张若尘拦腰打断成两截,两截残躯焦黑,如遭雷噼火烧。
就是这时,千骨女帝携带时间神殿,冲入太极四象图印。
神殿坐落在“玉树墨月”之下。
神秘剑修的两截残躯,欲要冲天逃走,却被张若尘手持沉渊神剑相继噼落下来,坠落在满是雷电的大地上。
禅冰、修辰天神、千骨女帝,还有数不尽的时间神殿修士,手捏印诀,释放时间规则和时间印记光点。
顿时,张若尘脚下的大地,很快就被光点覆盖。
汇聚在此处的时间奥义,已经超过五成,将天地间的时间规则源源不断引过来,凝化成一株越来越庞大的玉树。
神秘剑修的两截残躯,被压在了玉树之下。
由神气、规则、秩序、印记凝成的白色根须,将残躯拉扯向左右两边,紧紧禁锢。
随着玉树不断生长,汇聚的时间力量越强,神秘剑修爆发出来的反抗波动便越弱。最后,被冻结在两块“绝对自我时间神冰”中。
这棵玉树,是根据太阴“玉树墨月”的道蕴凝化而成。
恰好,“玉树墨月”最初乃是由时间之道和黑暗之道衍化出来。两种道,相辅相成。
张若尘站在玉树下,双手缓缓虚托抬起。
玉树便将神秘剑修体内的黑暗力量,一缕缕吸收,沿着树干向上,源源不断汇聚。
像是,要凝聚出一轮新的墨月。
“唰!唰!唰!”
五行观、真理神殿、时间神殿的修士,从太极四象图印中飞落下来,望着眼前直通云层的玉树。
直到看见被镇压下玉树下的两截焦黑残躯,他们才终于相信,自己参与了镇压天尊级的战斗。
哪怕他们只出了一份微薄的力量,心中依旧激动万分,血液沸腾。
这是可以吹嘘一辈子的荣耀!
甚至,他们的子孙,都可继续吹嘘下去。
有人低声道:“天尊级也不过如此嘛!”
这话像是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寂静一个呼吸后,传出一片笑声。
所有的压抑和紧张,尽皆消散。
今后面对再强大的敌人,再凶险的危局,他们都有自信,可以从容应对。
他们很清楚,这种荣耀和自信,都是张若尘带给他们的。否则,他们连天尊级的一道眼神都不可能承受得住!
一位时间神殿的神灵,依旧以曾经的称呼,道:“大长老,我们愿意跟随你继续征战,无论对手是谁。”
“要不……去天外战黑暗诡异?”项楚南道。
虽然在场不少修士都知“三大半祖战黑暗诡异”的事,但,依旧跃跃欲试。
这一战,将他们的胆气,彻底打了出来。
修辰天神冷冷一笑,觉得天庭的这些修士就是在找死,真以为藏身太极四象图印就不会死?
修为不够强,随便一道震劲,就能杀死他们。
张若尘缓缓抬起头,看向天外。
就在神秘剑修被镇压的那一刻,剑神殿中,燃烧起黑色火焰。如一位修士被逼入绝境,只能施展燃烧血液和寿元的秘术一般,剑神殿内爆发出来的气息节节攀升。
空间剧烈扭曲,使得天庭大陆和阎罗族世界树的位置发生了偏移,出现破绽。
剑神殿冲出天罚神光的压制,撞飞数十件神器,消失在虚无世界中。
同时,一道类似声音的意念,传入所有神灵脑海:“量劫之前,必有始祖之祸。幽冥地牢破,天庭地狱灭。”
望着剑神殿消失,天庭和地狱界无人敢去追。
脱离天庭大陆和世界树,去追一个三大半祖都留不住的诡异,与送死有什么区别?天尊级去追,也绝对是死。
天庭内部,世界树中,所有修士脸上都露出不甘又无奈的神色。
这种可以镇压黑暗诡异的机会,今后,绝对不可能再有了!
阎寰宇的神音,响彻世界树,道:“所谓黑暗量劫,也不过如此,根本敌不过众生之力。”
轩辕太真的神音传向天庭各大圣域,道:“这一战之前,谁敢相信我们能赢?但我们赢了!”
真理殿主知道他是为了提振士气,于是,跟着说道:“黑暗量劫尚且需要施展自损的秘术,才能逃走。”
赤霞飞仙谷谷主道:“黑暗量劫显然付出了惨重代价,代价大到她已经无力报复。否则,她必会闯入天庭宇宙,屠戮诸界。”
顿时,天庭大陆上的各界修士,和阎罗族世界树中的地狱界修士,陷入沸腾般的胜利狂欢中。
是啊!
这一战之前,在他们看来,黑暗诡异就是传说中的“量劫”,是“长生不死者”,是决定一切生死的“天”,不可战胜,甚至不可凝视。
但,黑暗诡异败了,逃得那么狼狈,付出了巨大代价。
这说明只要众志成城,没有什么不可战胜。
始祖也必须败!
长生不死者也必须死!
但,只有神灵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黑暗诡异离开时的那番话,太值得寻味。她的退走,或许另有更深层次原因。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肯定还是因为西牛贺洲的战斗尘埃落定,罗恸罗被炼杀,神秘剑修被镇压,打破第二儒祖始祖界封印的希望落空。
天庭大陆和阎罗族世界树皆开始后移,要保持相对安全的距离。
天庭各界的神灵,陆续回到西牛贺洲。
有的在收集神秘剑修的血液;有的施展五行神通,恢复被破坏的地貌;有的在施展生命大术,让焦土恢复生机;有的在施云布雨;有的在重建道场。
只要西牛贺洲还在,凭借天庭浓厚的天地之气,许多破坏没有那么严重的圣域,可以迅速恢复如初。
这一战,逝者无数。
轩辕涟带着大批天宫的天官,前去安抚其亲友,拿出巨额的资源抚恤。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大家都相信,很快就能恢复如初,重新回到那个鼎盛热闹的盛世,不会再有战火波及到天庭。
……
半个月后。
真理殿主和赤霞飞仙谷谷主代表天宫,来到天人书院。
神秘剑修被移送到了第九重天宇世界,镇压他的时间玉树高达数十万丈,光华莹莹,不断洒落光雨。
半个月来,张若尘和禅冰使用了许多手段加固时间玉树,以确保万无一失。
“没有帝尘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踏入第九重天宇世界。”
真理殿主和赤霞飞仙谷谷主被元笙,拦在了界外。
禅冰能破如天尊级,不仅是因为她自身积累雄浑,更因为张若尘将洛水交给了她。
炼杀罗恸罗,元笙所得虽不如禅冰,但也顺利破境至不灭无量中期。
以她这等修为,自然不惧真理殿主和赤霞飞仙谷谷主,态度极为强硬。
真理殿主和赤霞飞仙谷谷主面面相觑,尴尬的同时,却也意识到张若尘现在非同小可的分量。
不灭中期的存在,对他都是马首是瞻。
天庭和地狱界的天尊,才有这个资格。
张若尘传音出去:“殿主和谷主不是外人,请他们进来吧!”
不多时,真理殿主和赤霞飞仙谷谷主出现到时间玉树下。二人看着张若尘挺拔的背影,皆是情不自禁的生出欲要躬身行礼的念头。
虽念头一闪而逝,但已经让她们惊骇莫名。
这说明,张若尘击败神秘剑修养成的“势”,已经快要达到破她们心念的地步。
张若尘毕竟年轻,而且大势初成,无法像昊天那样收放自如。
“我以为来的会是轩辕太真,或者重明老祖。”张若尘道。
真理殿主已将心神完全收敛,道:“帝尘可清楚那剑修是什么来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