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123 -> 历史军事 -> 抚宋

第七百零七章:煞费苦心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你说什么?”三名武将盯着对面这位年轻的县令,脸上都是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靳潢县令,你没有跟我们开玩笑吧?”
脸色黑黝黝的手长足长的雍丘县令靳潢一看就知道是一个非典型的读书人,江宁人,家里却是世代务农,一大家子拼了命地供他读书,就是想让他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从而也让整个家庭能翻身。
在江南,但凡家里略有资财的,都会挑一个聪颖的走一走读书这条路。
如果这个世道没有变化的话,靳潢必然也会半途而废,因为他实在并不太擅长诗词歌赋等东西,便是四书五经也是兴趣不大,但是在算学之上,倒是极有天赋。
也是他运气好,老宋灭亡了,萧诚在江宁立起新宋,连带着整个朝廷取士的制度,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算学,成了中试的其中一种考试。
靳潢就此步入仕途。
一年的在江宁的实习生涯,这个出生农家的新科进士在实务之上又崭露了头角,成为了能到地方上任实职的幸运儿中的一员。
当然,在这个时候,有背景和没背景的区别就显现了出来。
像雍丘这样被新宋刚刚打下来不久的地方,就成为了靳潢这样的人的去处。
这其实也有利有弊,有利的地方在于这样的地方极低,再坏也坏不到那里去,只要真心做事,那必是容易出成绩的。
当然,坏处就在于,容易掉脑壳。
说不准什么时候对面就打了过来,小命着实是拴在裤档上的。
靳潢这一次来找张任、任忠和吴征三人,一不是觊觎军营里的大牲口,二也没有想要让大兵们去唱红脸帮助他撤出百姓,他竟然是要求三人出兵去对面陈留救一救当地的百姓。
这对于张任等人来说,不但是大出意料之外,也实在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为什么?”张任瞪大了眼睛,不解地看着靳潢。
“他们活不下去了。想往我们这边逃,却又被拦了下来,据说被抓捕的人,至少有上千。”靳潢道:“从那里逃过来的人说,这些人必然是会被罚为罪奴充军的,到时候,那就是死路一条。”
张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靳县令,这个恕难从命,张某麾下,就只有六个战营三千人,守雍丘已经捉襟见肘,上面交待的任务,我想靳县令也从你的上官那里知道了一些情况,这样的事情,恕难从命!”
呼的一声,靳潢站了起来,脸涨得通红,看着对面三员武将,大声道:“官家,首辅志在收复故都旧土,志在北伐,取幽燕,伐辽国,对面陈留百姓,亦是大宋子民,如今受伪赵、辽人荼毒,生不如死,大宋军兵相隔不过数十里,竟然坐视不理,如此行径,能让天下人明白官家的决心吗?能让天下人归心吗?”
“靳潢……”张任勃然大怒:“军国大事,焉能如你一般随心所欲,是攻是守,自有章程,岂能因为这些小事而遽然变更,你可知道牵一而发动全身吗?雍丘只不过是整个防线之上的一个点,如果我们这里贸然行事而出了问题,影响到朝廷的整个战略大计,你负得起这个责吗?”
“我只不过是小小的县令,眼睛也只能看到眼前的这一点点事情,我只知道,我们不救,则必失民心,而民心,失去容易,再想收拢回来,可就难了!”靳潢一脚踢开椅子,大步而去:“我要上本参你等畏战怯死,见民与必死之地而不救。”
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张任气得有些发抖。
“不是说这个靳潢是很务实的一个官员吗?怎么如此书呆子气!”
吴征道:“雍丘与陈留太近,过去两边往来甚密,亲戚朋友遍布,这些消息,想必就是如此来的。靳潢如此做,也是想尽收雍丘人心吧。”
“其实他有一点倒是说得没错,陈留百姓,也是我们大宋百姓啊!”任忠渭叹道:“沦为辽人罪奴的下场,你们是没有见过啊!呵,其它的事情也不必说了,只说战事一起,这些人,都会被辽人驱逐作为前锋发起冲锋,赤手空拳地发起冲锋,而辽人就跟在他们的后面。”
“竟然如此恶毒?”张任变了颜色。
“就是这样。”
张任在屋里走了两步,道:“可是二位,我更担心这里头有没有其他什么阴谋啊!”
“你是担心对手利用这件事来设置陷阱,引诱我们出击,然后趁机设伏?”任忠道。
“不能不防!”张任道。
“那到底救还是不救?”吴征皱起了眉头:“靳潢那个愣头青真把这事捅出去,只怕会在江宁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我们只怕也要吃挂落。我们就算受点委屈也不算什么,但真要闹大了,指不定就会牵连到魏大将军,你们也知道,朝中有人一直想往前线大军中掺沙子,但凡他们逮住机会,必然就不会放过。”
“而且,如果真能把人救出来,那也是一件可以大书特书的事情,必然大涨我军士气,对敌人也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这件事情要好好谋划一番,不管敌人有没有借此事设下陷阱,我们都要按着这样的设想来布置。”张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如果耶律成材的一万五千辽人没有出来的话,那还是可以谋一谋。吴兄,联系一下知秋院以及皇城司,我要确认东就瓣耶律成材动了没有?如果耶律成材麾下兵马有异动,那我们就不能动。”
“明白!”吴征转身便走了出去。
张任叹了一口气:“靳潢这个狗东西,给我们多找了一些事。也不知是福是祸。”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任忠却是笑道:“于我而言,这样倒是更痛快。”
陈留,鸡山村。
村民们惊恐地看着远处奔腾而来的骑兵,纷纷转身进屋,咣当咣当地关紧自家的房门。
这段时间,赵军一直在陈留四处肆虐,现在,终于到了青山村吗?
不过半人高的篱笆根本就拦不住战马,那些骑兵只不过轻轻一带战马,便轻而易举地跃进了院子里,跟着两支硕大的前蹄提起来,重重地落下,那大门便如同纸湖一般地被踏碎了。
“都给我滚出来,粮食,金银细软,所有的财物!”院子里的骑兵手中雪亮的刀子啪啪地在甲胃之上敲着,快意地冲着屋子里惊恐地村民们吼道:“敢有违逆,格杀勿论!”
一人战战兢兢地走了出来,看起来是这一家的家主,满是皱纹的脸上写满了恐惧,“官爷,我们今年的春税、秋税,都交了,没有差官府的,徭役也服过了,家里只剩下了一点点粮食了,没有这点粮食,我们一家都会饿死的。”
唰的一鞭子下去,将这个老汉直接打翻在地,“马上就要打仗了,大辽军队南征即将开始,先前你们缴的是常税,这一次收得是加税,没有足够的钱粮,我们怎么与宋人作战,怎么能够打赢他们?这些粮食,都是给大辽的上官筹集的,你是想要造反吗?”
“你们这是不想让我们活了吗?”屋里又冲出来了一个年轻的汉子,悲愤地大叫着。
骑兵狞笑着:“我看你现在就不想活了。”
地上的老汉一跃而起,一把抱着汉子,大声道:“我们交,我们交。”
片刻之后,屋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摆在了院子里。
方圆勒马于村口,看着一片乌烟瘴气的村子,到处都传来了惊呼声,惨叫声,有些屋子被烧了起来。
一间房门被打开,一个汉子手里举着羊叉冲了出来,但他刚刚跨出大门,一骑便已经飞奔而来,刀光闪动,那汉子已是倒了下去,脖颈鲜血狂涌。
方圆叹了一口气,策马走到另一侧,看着他现在的营将,过去的大哥胡非的面前。
“大哥,咱们过去,也就是求财而已,现在这样干,算他娘的什么?过去咱们还说自己是侠盗,劫富济贫呢!”方圆脸涨得通红。
“过去咱们不到五十骑。”胡非道:“现在我们有五百骑,我只能让咱们自家的兄弟,手上别沾无辜的血。这件事情,是周指挥吩咐的,我们能怎么样?”
“这样干下去,就算我们打赢了,这天下还有多少人能活着?”方圆冷笑。
“方兄弟,这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事情,我们啊,应当操心接下来的战事之中,咱们如何才能活下来。”胡非道。
“要我说,咱们就不该来沾这趟浑水,当我们的土匪,该有多快活!”
“又说这些没用的话,要是我们还能像过去那样,我愿意来当这个憋气的骑将?你瞅瞅这些乌合之众,上了战场,真能令行禁止奋勇向前?可是我们不来,就更加活不成。辽国既将倾巢而出,几十万大军向南,你觉得我们继续做马匪,还有活路?”
“逃到南边去,也不失为一条路!”方圆低声道。
“闭嘴!”胡非瞪了他一眼:“南边可不是北边,像我们这样的人,人家根本就瞧不上,南边的不少同行,落到他们的官府手中,只有一条路,死!这边,好歹还肯收容我们。”
“也不过是让我们替他们卖命罢了!”
“你还有机会卖命活下来。”胡非指着远处的村庄:“那些人,也只能卖命,而且活下来的机率,可比我们小多了。多吧,天色已经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回营吧。这个鸡山村,看起来还是蛮富庶的嘛,居然能从这里收集到这么多的余粮,不错,不错。”
“人也要带走吗?”
“当然,这是周指挥使的命令,这些人,还有大用呢!”
夜已深,月光之下,一支支的军队,从军营之中悄然离去。
周曙光站在地图之前,凝视着面前的地图。
如今他麾下足足有一万大军。
在东京,他想法设法最后终于抱上了耶律成材的大腿,最终也是得偿心愿,当上了正儿八经的指挥使,麾下集中了上万的军队。
虽然这些军队,都是刚刚招募起来的土匪以及周边的豪强部队,但有了耶律成材撑腰,倒也还算使唤得如意。
更为重要的是,成为了耶律成材的人之后,曲珍再也不能拿他怎么样,而且还不得不老老实实地打开了武库,让周曙光将自己的部队重新武装了一遍。
当然,得到了更多的好处,就要有更多的付出。
他得到的新任务,就是要在辽国大军大举进军的时候,拿下对面的雍丘、考城等突出部。
“大哥,这一回,我们周家的名声,算是烂大街了。”周曙强有些糟心地道:“祖宗几百年好不容易搏下来的名声,我们倒好,两个月便砸了一个干净,大哥,这么做,有必要吗?”
周曙光回头,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弟弟,道:“从我们带兵进入东京开始,从我跪倒在耶律成材面前的时候,我们就没有名声了,现在,我们要想得的是怎么活下来。”
“可是雍丘的宋军,真得会出来吗?”周曙强道。“要是他们根本就不为所动,我们可就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没什么别的办法,只能试一试。”周曙光道:“耶律成材要我们拿下雍丘,可那里的宋军是好对付的吗?我们要是去攻坚的话,就凭麾下这些人,只怕没有任何机会,但如果能将雍丘的宋军引诱出一部分出来包围并且消灭的话,接下去我们打雍丘便会轻松许多。”
“但愿雍丘的那个张任会上当吧!”周曙强道:“那家伙只不过二十多岁,年轻得很,说不定便会一时冲动。”
“这些天收集了多少粮食?”
“倒是不少,足足二十万石!”
“这些粮食一定要牢牢地控制在我们的手中。”周曙光道:“各部粮食一天一发,只有控制住粮食,才能牢牢地控制住那些混蛋。”
“那些抓来的人呢?”
“攻雍丘的时候还有用呢!”
“明白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